武漢香依服飾主要經營武漢服裝批發,尾貨服裝批發,外貿服裝批發,服裝批發貨到付款,武漢品牌服裝折扣批發中心歡迎您!
我的購物車0去結算
最新熱賣服裝

武漢破布街搬遷地址

發布日期:2015-05-28

武漢破布街,武漢三眼橋布料市場,一些老武漢都知道,一些做二手布料的,服裝廠家很多商家都是知道 的,武漢破布街在哪城呢。在武漢買布料,哪里最便宜?當然是“破布街”。這條位于漢口三眼橋三村的500米長巷,可謂是武漢最大的二手布料批零市場。

  從2001年的孝感人朱水堂率先擺攤賣布頭,到如今的228家商戶靠二手布料,做起服裝、窗簾、床上用品等生意,這條街至今已經火了14年。然而,隨著城中村的改造,這條熱鬧的巷子將在今天開始拆除。

  火了14年的破布街,何去何從?昨日上午,記者帶著這個疑問,走進了破布街。

  【拆除】

  500米窄巷上演最后瘋狂

  “甩賣啦!甩賣啦!……”昨日上午9時,一走進破布街,記者便被一陣潑辣的叫賣聲吸引。

  循聲望去,那家店門口擺著“店面拆遷,清倉處理”的牌子,只有10平方米的店面內擠滿了各類布料,連個站腳的地方都難找到。女店主為了擴大經營面積,木板臨時搭建的柜臺伸到路上,本就很窄的巷子,顯得更加擁擠。14年來,破布街就是以這種粗放的形態,頑強地在漢口鬧市的城中村里生長。“明天就是遷拆的最后期限了,整條街都要關門歇業了。”這名操著天門口音的女店主告訴記者,早在好幾年前,就聽說這里要拆遷,但十幾年來聚集的人氣,商戶們誰都舍不得放下,一直在堅守。“這次是動真格的,明天遷拆隊就要進來了,今天都在拼命甩貨。”

  破布街昨日上演的,可謂是“最后的瘋狂”,這讓58歲的朱水堂感到有些憂傷。朱水堂是孝感人,也是破布街的“創始人”。他告訴記者,現在,破布街里的商戶,每家每個月光賣碎布頭都能賣四五百斤,發往河北、浙江、廣州二手布料市場的貨物,也有上十噸。

  破布街拆了,228家商戶怎么辦?老朱說了一個字:搬!

【搬遷】

  200余老板漢口北筑新巢

  其實,對于破布街的200多家商戶來說,這條狹窄的巷子,已經成了他們人生軌跡中不可磨滅的一段經歷,或是一種情懷。“若不是拆遷,誰都沒想過離開。”不少商戶對記者說。

  然而,隨著城市的發展,破布街這條陋巷,終于到了要被拆除的時候了。為了生計,即使割舍不下,也不得不另尋其他門面立足,再去延續老本行了。破布街的生意,關鍵就是扎堆,做的就是一個熱鬧。14年來,200多家商戶,儼然同坐一條船的水手們,抱著團在市場的大潮中前行。破布街雖然要拆了,但他們彼此感到誰也離不開誰。然而,偌大的武漢,哪里又能找到一條街,一次容納200多家商戶?老朱告訴記者,他們在先后拒絕了古田四路和黃陂二十八等幾處市場的邀請后,最終選中了漢口北。

  昨日上午10點,留下伙計在店里甩賣存貨,老朱帶著一批商戶代表離開破布街,前往漢口北簽訂合約。

  寬敞的大廳、潔白的墻壁、锃亮的玻璃門,老朱等人一走進漢口北的輕紡輔料城,頓時被這些漂亮的商鋪吸引。相比破布街10多平方米的老鋪子,這些60多平方米的新鋪子租金反而更低。

  老朱告訴記者,破布街的鋪子租的都是私房,平均一年得要1.5萬元。漢口北集團總經理助理徐賢橋告訴記者,商城里一樓的鋪子,根據區位的不同,給商戶們最便宜的是6000元/年,最貴的8000元/年。200多家商戶搬來這里,不僅可以像以往一樣,張家挨著李家扎推做生意,而且商鋪樓上就有拎包入住的精裝修房屋出租,一個兩室一廳,每個月只要千元左右的租金。

  商戶們預計,明起,他們就開始著手陸續搬入。在經過一系列的準備工作后,6月10日左右將以全新的面貌亮相。為了商戶們能“提檔升級”,除了更加規范的經營外,漢口北還將為他們策劃舉辦各種營銷活動。“其實,利用一些碎布制作工藝品對外出售,也是個不錯的項目。”漢口北的營銷人員提出的新點子,讓這些即將入住的商戶們感到眼前一亮。

千余漢正街商戶心緒難平

  破布街的商戶們在漢口北簽約的消息,很快就傳到了他們的“老鄰居”——漢正街商戶們的耳朵里。“破布街到底還是拆了,他們還是去漢口北了。”昨日下午3時許,記者在漢正街走訪時,做了10多年輕紡生意的黃興河,如此感嘆,心緒難平。他告訴記者,之所以如此關注此事,除了破布街的商戶們是他長久以來的老搭檔外,在他們身上,他似乎也看到了自己的未來。

  黃興河告訴記者,漢正街的搬遷也已經說了好幾年了。前不久,他拿到了一份漢正街的宣傳冊,在未來規劃一頁中,明確寫明了“高端商務區”等字眼,但唯獨不見“商品批零”。這讓他感到,隨著城市的發展,未來的漢正街里,或許已經不會再有他們這些老商戶生存的空間。如同破布街一般,總有一天,他們需要和漢正街說分手。

  有這種顧慮的,不僅僅是黃興河一個人。記者了解到,目前在漢正街經營輕紡生意的約1200家商戶中,有超過600家都在漢口北購買或租用了門面。目前,這些商戶中很多都一面經營著漢正街的鋪子,一面經營著漢口北的鋪子。“他們已經找好了退路,正在觀望形勢,我也該考慮考慮這個問題了。”黃興河如是說。

  相比黃興河所說的“退路”,舒萊雅酒店輕紡用品店的馮玉祥則認為,從漢正街到漢口北,是“正道”。2013年9月28日,當漢口北的輕紡輔料城開業時,馮玉祥結束了自己在漢正街的生意,將全部身家搬到漢口北來“開荒”。談到當初為何舍得放棄漢正街相對較高的人氣,馮玉祥表示,首先,隨著互聯網的沖擊,傳統批發零售業已經式微,單純地依靠高人氣,坐在店里等生意,不會有長久的生命力。其次,市中心的空間日益稀缺,交通擁堵加重,對于倉儲和物流來說,都會產生致命的影響。因此,與其等到被“趕”出漢正街,不如自己先“抓”住漢口北。

  來到漢口北兩年,馮玉祥不僅建立了自己的營銷團隊,每天在外找客戶拉業務,還與漢口北正在崛起的電商創業團隊合作,開始了線上線下雙管齊下的生意新格局。“從個體戶開店變成了公司化運營。”這是馮玉祥對自己的總結。

  【觀察】

  武漢小商品市場北遷路越走越順

  破布街200多家商戶的集體搬遷,未來會怎樣?漢正街千余商戶的左右觀望,出路在何方?不妨把漢口北如今最為火爆的小商品城作為樣本,來找找答案。

  兩年前,當漢口北市場開門納客的時候,在漢正街經營小商品的商戶們集體搬來,占據了小商品城中60%的鋪位。同時,一些散落在武漢市內各處的小商品經營商們也蜂擁而至,形成了更大規模的“集群效應”。加之物流倉儲條件日益完善,輕軌1號線的進入,使得交通更加便捷,漢口北的人氣也變得越來越旺,如今,小商品城內已經一鋪難求。

  以經營鞋業的商戶田忠明為例,兩年前,他也曾一邊在漢正街經營,一邊在漢口北開荒。現如今,他已經退掉了漢正街的門面,只做漢口北的業務。經營服裝的汪亮也是如此,在全身心來漢口北經營后,他還增加了代理品牌的數量。經營酒店用品的袁強慶幸在漢口北搶占了先機,就在幾天前,俄羅斯的百人采購團來到漢口北打貨,讓他更加感受到了這里所蘊含的勃勃生機。

  如果說,在兩年前,漢口北為武漢的小商品市場開啟了一條北遷之路,現如今,隨著漢口北的崛起,這條路已經越走越順。

上一篇:武漢服裝批發之漢派服裝發展

下一篇:漢正街服裝批發市場_漢派服裝批發

?

小草观看免费高清视频